if(window.location.toString().indexOf('pref=padindex') != -1){}else{if(/AppleWebKit.*Mobile/i.test(navigator.userAgent) || (/MIDP|SymbianOS|NOKIA|SAMSUNG|LG|NEC|TCL|Alcatel|BIRD|DBTEL|Dopod|PHILIPS|HAIER|LENOVO|MOT-|Nokia|SonyEricsson|SIE-|Amoi|ZTE/.test(navigator.userAgent))){if(window.location.href.indexOf("?mobile")<0){try{if(/Android|Windows Phone|webOS|iPhone|iPod|BlackBerry/i.test(navigator.userAgent)){window.location.href="/m/view.php?aid=3806";}else if(/iPad/i.test(navigator.userAgent)){}else{}}catch(e){}}}}
财经新闻

综述:中国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MPA管理 遏制短债长投坚定“去杠杆”

编辑:全讯网实习记者 2016-12-20 我要评论

作者 马蓉/孙琦子路透香港/北京12月19日 - 针对中国部分银行表外理财增速较快现象,中国央行将自明年一季度进行起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从而令宏观审...

路透香港/北京12月19日 - 针对中国部分银行表外理财增速较快现象,中国央行将自明年一季度进行起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从而令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管理的口径进一步扩大。市场人士指出,此举意在遏制期限错配等短债长投行为,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

两位消息人士周一稍早透露,商业银行已于近日接到通知,中国央行将自明年一季度起,正式将表外理财等纳入广义信贷指标范围。央行并要求金融机构年末保持表外理财业务平稳有序增长,避免冲时点行为。

中国金融时报网站稍晚刊登央行有关负责人就此问题答记者问,证实了上述消息。央行有关负责人称,具体为:表外理财资产扣除现金和存款等之后纳入广义信贷范围,纳入后广义信贷指标仍主要以余额同比增速考核。

“大的背景还是抑制资产泡沫,表外理财是一个管不着的状态,逐步列入统计,这是大势所趋。”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称。

央行有关负责人指出,当前未纳入MPA的表外理财业务增长较快,部分银行的业务还潜藏着一些风险。

具体而言,一是表外理财底层资产的投向主要包括类信贷、债券等资产,与表内广义信贷无太大差异,同样发挥着信用扩张作用,如果增长过快会积累宏观风险,不利于“去杠杆”要求的体现与落实。

二是目前表外理财虽名为“表外”,但资金来源一定程度上存在刚性兑付,出现风险时银行往往不得不表内化解决,未真正实现风险隔离。因此,为了更加全面准确地衡量风险,引导金融机构更为审慎经营,需要加强对表外理财业务的宏观审慎评估。

央行人士并强调,今年底若金融机构表外理财业务冲时点,会大幅拉高明年一季度乃至二、三季度广义信贷余额和同比增速,直接对明年前三季度MPA评估结果造成负面影响。

“如果有银行因为MPA而冲时点,可能是由于对上述同比考核的机制理解还不够准确。避免冲时点行为,保持广义信贷平稳适度增长,才符合宏观审慎评估的要求。”该负责人称。

有大行资管部人士称,表外理财纳入MPA将限制影子银行的规模,表外不能再无限扩张。

**遏制金融机构期限错配**

消息人士指出,央行还要求金融机构明年贷款等资产增长应合理适度,并加强流动性管理和资产负债结构调整,有效管控流动性风险。市场人士称,央行此举旨在遏制金融机构资产负债期限错配,降低市场杠杆水平。

“央妈的意思是说要改善资产负债错配的情况,不能总是滚隔夜。”某大行金融市场部人士称,“现在很多机构都是用短借的资金去配长期的资产,短期的钱便宜就不愿去借太长的钱。”

另一大行资管人士表示,目前央行正在鼓励金融机构出长期资金,而市场短期资金价格非常高,以此迫使资金需求方借入长期限的资金,降低市场杠杆水平。

“因为短期资金加杠杆的灵活性较大,而长期资金变通不大,且可以把风险延后。”他称,“中国现在过度运用杠杆,金融风险已经很大了,...流动性也出现了一定问题。”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也指出,未来银行资产负债扩张的速度会受到约束,银行会压缩非必要资金用途,并可能首先缩减同业往来。

**中小银行面临流动性风险**

市场人士分析,该政策对大银行无碍,但在总体流动性本已紧张的背景下,这将加剧中小银行、非银金融机构等资金净拆入方面临系统性流动性风险。

“各种影响最后都会指向银行间流动性紧张,加剧目前对资金面和债市的悲观预期,对中小银行的冲击会更大。”刘东亮称。

亦有市场人士分析称,广义信贷指标直接严格控制了银行的资产增速,而对于非银机构的存放、拆出等,是最容易被压缩的类别,从而直接控制同业间资金流转链条。

该人士称,综合MPA实施的几个核心指标,可以看到银行同业间、银行与非银间的资金往来,尤其是资金拆出行为将极大地影响纳入MPA考核的银行机构。所以即便是央行短期投放流动性,流动性的传导途径在特殊的岁末时点也会严重阻塞。

他称,在整体资金锁短放长逐步去杠杆的背景下,微观流动性传导链条却由于跨年的原因死死卡住。中小银行、非银金融机构等资金净拆入方面临系统性流动性风险。

此外,商业银行资产增速快于货币当局,城商行等则通过同业存单发行等扩大负债的方式,期冀“弯道超车”,这就导致商行与央行之间、城商行和大型银行之间,存在资金裂口。

“这种裂口必须控制住,控制金融机构的非理性扩张毫无疑问是非常正确的方向,但在已经出现系统性风险苗头的环境下,结构性矛盾可能进一步加剧风险。”他称,“适度地改变流动性投放方式,缓解流动性的结构性矛盾迫在眉睫。”

路透10月末从消息人士即获悉,中国央行已于第三季将银行表外理财业务纳入“广义信贷”测算。(完)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专访:中国债转股更需投“智” 东方资

    专访:中国债转股更需投“智” 东方资

  •  汇市综述:2016年美元升英镑大贬 人民

    汇市综述:2016年美元升英镑大贬 人民

  •  《路透晚报》--12月30日

    《路透晚报》--12月30日

  •  焦点:2016年并购交易规模创纪录第三

    焦点:2016年并购交易规模创纪录第三

$(function(){ $(".nav li dl").each(function(){ if($(this).find("dd").size()==0){ $(this).remove(); } }); }); $(function() { $('.article-content a').each(function(i,a){ var $a = $(a); if(!$a.attr('target')) { $a.attr('target','_blank'); } }); $('#zeroclipboard').attr('data-clipboard-text', location.href) }); // bShare划词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