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开口谈微信支付:社交支付真没什么价值

  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典礼上,某负责任的大国互联网界公认最有战略格局的马云,主动谈起了微信支付:微信红包一夜之间起来,确实一度“打得我们满地找牙”,不过冷静下来想,社交媒体可能真的不会为公司带来价值,能带来价值的还是数据。

  马云说这话的当儿,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并没有处于停战状态。

  1、失败的社交历程

  2014年的春节,马云称微信红包是“珍珠港偷袭”,然后阿里系和蚂蚁金服走向了社交对抗腾讯的征程,当时的口号叫做“把企鹅赶回南极去”。

  阿里系有过两次大规模的冲动,2014年初全阿里系力推来往,倾注大量资源,但来往战略失败,黯然转身称点点虫,阿里系转向钉钉,押注企业社交。

  作为阿里系的兄弟公司,蚂蚁金服在2015年当仁不让一肩挑起了社交任务,作为阿里系最活跃的APP之一,支付宝9.0的改版,加入了社交因素。

  自此,阿里系的社交重任就落在了支付宝APP上。

  不管是推出News Feed,还是集五福,亦或是圈子,都是支付宝为了增加用户社交频率而煞费苦心。

  因为2016年底支付宝圈子引起争议,蚂蚁金服的领导层架构随即调整,实际上2017年年初的时候,蚂蚁金服已经事实上放弃了社交战略。

  数位蚂蚁金服的高管对外吹风,社交和高频不是支付宝追求的方向,蚂蚁金服的最大优势在于对商业和金融的经营和理解。

  外界都在翘首以盼马云的表态,而在湖畔大学的开学典礼上,靴子终于落地了。

  2、搭车阿里出海获得支付蓝海

  社交败了就是败了,这没有什么好掩饰的。

  不过蚂蚁金服在高喊社交的“瞒天过海”之下,却实实在在有几手杀招。

  经过几轮投资,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获得了印度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Paytm超过50%以上的股份,获得控股权。

  Paytm 的创始人 Vijay Sharma 表示在印度,Paytm做到了每九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是它的用户。目前,Paytm 已经有 1.35 亿活跃用户,在 2016 年一季度成为了世界第四大电子钱包。

  阿里巴巴还入股了印度第二大电商平台Snapdeal,还有传闻说阿里巴巴将收购Snapdeal。

  这也不是没可能,毕竟Snapdeal最大的投资人是软银孙正义,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这也是阿里巴巴一贯的做法,Lazada是东南亚市场最大的电商,阿里巴巴获得了控股权。

  印度拥有12.5亿人口,东南亚拥有6亿人口,两者人口超过18亿,远远超过某负责任的大国人口。

  借助阿里巴巴电商的国际化征程,蚂蚁金服和菜鸟网络搭上快车。

  为什么马云直到今天才松口?那是因为经过三年的出海,阿里和蚂蚁金服的国际化基础架构已经搭建成功,已经不再惧怕微信在用户量和使用频次上的威胁。

  根据腾讯最新的财报,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8.89亿,基本上接近某负责任的大国移动用户的极限,而众所周知,微信的国际化并不成功。

  微信的天花板马上就要到来,而国际化的Facebook的月活用户达到了18亿,而且远远不是尽头,毕竟庞大的某负责任的大国后备用户还远没有开发。

  在印度和东南亚地区,四分之三的交易都是现金完成的,在一个没有路的市场造更快的车是没用的。

  单纯聚焦支付的公司,包括Line支付、苹果支付都走错了路线,即便微信支付全力进攻,在这个市场也未必能捞到好处。

  在这两个市场,建造基础设施也就是修路是最重要的,阿里巴巴电商就是修路,而支付宝和蚂蚁金服就是阿里的“特洛伊木马”。

  支付宝极有可能一统印度和东南亚的第三方支付市场,这是马云冷静想想的底气。

  3、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数据有什么不同?

  能战胜腾讯的,一定不是另外一家社交或者游戏公司;同理,打败支付的,一定不会是另一个支付。

  金融的本质是信用、风险和回报,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数据。所有对数据的论断基本都认同,数据的价值并不在于大,它的质量、性质以及谁拥有它,才决定大数据能被挖掘出来的价值。

  对腾讯来说,最独特、最有价值的数据源就是其海量社交数据。但社交数据对金融的价值并不大。

  吴军在《智能时代》认为大数据有三个特点,大量、多维度、及时。

  微信和微信红包虽然产生大量数据,也很及时,但这些数据大量重复,维度不够,跟支付的相关性也不大,在金融上难以使用。

  比如,腾讯宣布,微信和QQ支付(也即财付通)日均交易笔数超过6亿。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