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赚1.8万倍爸爸30年跑赢市场 最顶级的投资是一场马拉松

  以下为正文:

  戴维斯是著名的 “戴维斯双杀效应”的发明者,1947年以5万美元起家,45年赚18000倍(9亿美元),年化回报23%。

  虎父无犬子,他的儿子、孙子也都是大师级别的。

  儿子斯尔必·戴维斯(Shelby Davis),1969年开始经营戴维斯纽约创投基金(Davis New York Venture Fund).30年投资累计回报75倍,是标普500的两倍。

  孙子克里斯·戴维斯(Cris Davis) 是戴维斯精选顾问公司的掌门人、成功的基金经理,管理资产超过470亿美元(约合3000亿人民币).

  1、不买廉价股

  大部分廉价股只值这个价钱,因为它们是普通公司所发行的。这些公司的股票可能会始终保持低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会预测好时机何时到来,这也正是他们一贯的做法。公司业绩可能会恢复,但这仅仅是个假设。

  “即使能够恢复业绩”,斯尔必(第二代戴维斯)说,“花费的时间也常常会超出任何人的预期。只有受虐狂才会喜欢这类投资。”

  2、不买高价股

  有些股票之所以价格高昂,是因为它们是由卓越的公司所发行的。但斯尔必同样不肯购买这类股票,除非股价相对于其收益而言比较合理。

  斯尔必认为,“任何公司的股价都没有吸引力。”

  戴维斯家族的人从不会多花钱买衣服、房子或度假,为什么投资者要为收益而多花钱呢?毕竟,无论他们何时进行投资,投资者要买的不就是收益吗?

  一旦一只高速成长型股票的价格下跌,投资者就不得不面临一个无情的数学公式:如果一只股票的价格下跌50%,那么它要回到收支平衡点,就必须上涨100%。

  3、购买适度成长型公司价格适中的股票

  斯尔必认为,选择那些收益增长速度高于股票市盈率的公司才是理想的投资。

  假设有一家虚拟的地区商业银行SOSO,其收益率为13%,并不引人注目,股票则以适度的10倍市盈率出售。如果SOSO在今后五年内仍能保持预期收益,并使投资者能够以15倍的市盈率购买股票,那么耐心的股东们就能得到20%的年回报率。

  有时候,戴维斯家族还能发现一只“秘密成长股”,有着SOSO的名声和微软的盈利能力,即合理的价格、丰厚的收益,两者的结合实在令人无法抗拒,而戴维斯发现美国国际集团(AIG)以及其他许多公司的股票都属于此类。

  如果AIG的股票是领先股或改良股,投资者自然会以高价购买。但作为一家单调沉闷的保险公司,AIG从没有出现过理性或非理性的购买热潮,股票长期低估使股价下降的风险降至最低。

  4、耐心等待直到股价恢复合理

  如果斯尔必看中某家公司,但其股价过高时,他会耐心等待时机,直到股价回落。虽然那些一年内会改变三、四次投资策略的分析师们有机会购买IBM、英特尔和惠普的股票,但偶尔出现的熊市却成了谨慎投资者们的最佳伙伴。

  就像戴维斯(第一代)过去常说的:“熊市能使投资者发大财,但他们在那时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有时候,一个行业会出现自己的熊市。

  20世纪80年代的房地产熊市蔓延到了银行,从而使斯尔必有机会购买花旗银行和富国银行的股票。

  20世纪90年代初,克林顿政府误导性的医疗改革项目导致医药股出现熊市,一流制药公司(例如默克、辉瑞制药、礼来公司等)的股票均下跌了40~50个百分点,而斯尔必和克里斯(第三代戴维斯)在上述三家公司都有投资。

  任何一家公司都会有自己的熊市,漏油、集体诉讼、产品回收等负面新闻会使公司股价下跌,而此时正是购买股票的好时机,前提是公司的负面新闻只是暂时的,并不会阻碍公司的长期发展。

  “当你购买的一家实力雄厚公司的股价下跌时,”斯尔必说,“你会有一定风险,因为投资者的预期比较低。”

  整个20世纪80年代,有一大堆以10~12倍市盈率出售的成长型股票供斯尔必选择;而到了繁荣的90年代,这些公司却几乎完全消失了,克里斯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被迫等待股价下跌。

  5、顺势而为

  斯尔必选择技术股时非常慎重,但他并不完全排除技术股,两位著名的技术恐惧者,巴菲特和彼得·林奇,也是如此。

  只要他能找到股价合理、有实际收益并具有全球化经营潜质的高科技公司,斯尔必就会急切地购入该股票。否则,他就宁可错过收益最为可观的行业。他一开始购买了互联网股票,盈利相当丰厚。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起,他选择了IBM。此外,还购进了应用材料公司的股票,并因而上演了一出锄头与铁锹的现代戏。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