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理财

安倍经济学已经失败

编辑:全讯网实习记者 2017-01-12 我要评论

对许多国家的央行人员来说,过去几周并不愉快——并且没有比不幸的日本央行(BoJ)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更不愉快的了。 这是因为,他所威胁的将利率推入...

对许多国家的央行人员来说,过去几周并不愉快——并且没有比不幸的日本央行(BoJ)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更不愉快的了。

这是因为,他所威胁的将利率推入更深的负值区间和买入更多资产,并未像他设想的那样,对压低日元汇率起到任何作用。而英国脱欧则是个新的不利因素。上周五,英国脱欧的消息曾使日元升至短暂突破1美元兑100日元大关。

摩根大通(JPMorgan)驻东京经济学家预计,到7月底日本央行可能会把利率从-0.1%降至-0.3%,还会把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持有量从3.3万亿日元提高至6.3万亿日元,并将日本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买入量从900亿日元扩大至2000亿日元。

随着日元进一步升值,安倍经济学(Abenomics)以及日本央行政策想要收到的效果将会出现逆转。讽刺的是,这些政策的用意原本不是为了改变传统的日本而是为了复活它,结果却可能会伤害它——而这种伤害可能是不可修复的。

安倍经济学从来就与真正的改革无关。相反,它的目的只是让日元贬值,削弱韩国和中国等竞争对手的优势,让日本企业更容易将其汽车和其他制造品出口至全球其他地区。

这就是为什么安倍经济学所谓的重启,除了呼吁少数外国护士在小心划定的地区照看其老龄化的人口以外,甚至都没有提及移民方面的举措。移民可以抵消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减少导致的生产率下滑,这正是其邻国韩国一直在竭尽全力鼓励移民的原因。

摩根大通驻东京的正道安达(Masamichi Adachi)指出:“一亿总活跃国民计划(The Plan to Realize the Dynamic Engagement of All Citizens)这个名字本身,就暗示日本不会依赖外来移民。”

由于过去三年的企业利润完全是货币折算收益,如今这些利润也将出现逆转,并拖累相应的工业股票

由于股价下滑,今年6月日本家庭金融资产出现了2010年以来的首次下滑。(不过,由于逾半数家庭资产仍然是现金或存款,这一下滑的幅度很小。)

调查显示,计划开展投资的企业未能付诸行动:资本支出的最佳替代指标核心机械订单在今年4月同比下滑8.2%,而5月份日本出口也出现了下滑,贸易顺差环比降低32%。

3月份的短观调查(Tankan survey)显示,日本企业预期日元兑美元汇率未来会维持在1美元兑117日元的水平——如今日元却升到了1美元兑101.5日元。摩根大通首席日本经济学家菅野雅明(Masaaki Kanno)预计,明年日元会飙升至1美元兑90日元。

与此同时,负利率对日本的银行股产生了尤为致命的影响。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旗下里昂证券(CLSA)的策略师克里斯伍德(Chris Wood)问道:“伤害银行股的央行政策怎么会有益于信贷驱动的经济?”

在某种程度上,三菱日联金融集团(Mitsubishi UFJ)准备放弃政府债券市场代理权,是微不足道的——至少从狭义的经济或金融观点来说是如此。日本央行买入的日本国债远超其新发行量的净值。成交量已急剧减少。

不过,作为一个象征性的政治姿态,这一行为影响巨大,它暗示这个旧的护航系统的相互支持和信任已完全瓦解。此外,平野信行(Nobuyuki Hirano)作出这一抗议行为也并非偶然。

这部分是因为他直至最近还是日本银行家协会主席,部分是因为作为纯粹保守派的三菱一直是实力最强的银行。该行从来不需要依照所谓空降制度(amakudari),接受来自日本财政部或日本央行的官员,这与其他由于担心某天会需要政府帮忙而接受这种安排的同行形成了鲜明对比。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英国退欧对新兴市场或有一线利好

    英国退欧对新兴市场或有一线利好

  • 没有公民社会,就没有梅丽尔斯特里普

    没有公民社会,就没有梅丽尔斯特里普

  • 如何应对英国退欧与乌合之众?

    如何应对英国退欧与乌合之众?

  • Lex专栏:英国退欧是如何殃及日本的

    Lex专栏:英国退欧是如何殃及日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