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前还有声音指出

某负责任的大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押金的产权性质归消费者而不是企业,这是问题的关键。“挪用用户押金,就像当年证券公司挪用客户保证金的性质一样,是一种侵权行为。”

“接近10月、11月,我们就做了订单下降的预计,我们也跟共享单车企业做过沟通,到年底要减速是必然。”而对于共享单车企业的付款情况,他表示目前付款都在合同时效内完成,付款的时间基本都正常。据记者了解,除了ofo外,其共享单车客户还有哈罗单车等。

孙昊认为,共享单车行业“明年不会像今年一样”。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之前他们预测,今年共享单车行业就会分上下半场,上半年是高增长,下半年就会出现缩减,目前来看行业缩减的时间还晚了一点。据他透露,其今年上半年的共享单车订单有400万辆左右,下半年的订单在300万辆左右。

摩拜和ofo大约占据了共享单车行业九成的市场份额。QuestMobile的统计数据显示,10月23日至29日这一周,摩拜单车周活跃用户量达3128万,ofo的周活跃用户量为2659万。以此数据粗略计算,单个用户押金299元的摩拜押金规模在93.5亿元,而单个用户押金为199元的ofo押金规模则在53亿元左右。仅此两家活跃用户的押金金额就将近150亿。

但或许投资方和管理层的看法并不一致。

某负责任的大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律师也认为,共享单车挪用用户押金违反了相关法规,但不涉及资金挪用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押金是否挪用惹争端

近日有消息称,滴滴今年7月向ofo派驻的3名高管已经“开始休假”,资方和创业者之间疑似出现裂痕。而ofo在11月24日回应称,员工出于个人原因休假,实属正常,双方未来将在更多领域进行更紧密的合作。而此前还有声音指出,滴滴系近日否决了ofo创始人兼CEO戴威的多条决定,其中涉及新业务与收购等,“董事会层面存在分歧”。

而投资方与管理层的矛盾此前也有露出。

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虽然政府要求对用户押金做监管,但具体监管情况也只有企业高层才能知道,完全靠企业自律。他同时表示,对于弹药不充足的二三线共享单车企业来说,将用户押金挪用做企业运营资金较为普遍。

尽管共享单车企业一再保证押金安全,但此前二三线共享单车企业陆续曝出的押金难退,已经证明了其所谓的资金监管其实虚无缥缈。而在行业大洗牌的背景下,这则挪用资金的传闻是否将成为推动摩拜和ofo合并的一个契机?

摩拜在今年2月曾高调宣布和招商银行合作进行资金监管。双方当时表示将在押金监管、支付结算、金融服务、市场营销等方面全方位展开合作。而ofo则在今年4月与中信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双方也宣布将在押金托管、支付结算、跨境金融、资金托管、授信支持、市场营销等领域展开合作。

而ofo则也表示,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有序运转。ofo小黄车自创立之初就严格保障用户押金安全,并设置了便捷顺畅的退押金流程,目前,用户通过官方APP、客服电话等渠道均可顺利退还押金。

今年8月,交通部等十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企业对用户收取押金、预付资金的,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接受交通、金融等主管部门监管,防控用户资金风险。事实上,此前多家共享单车企业都对外表示用户押金在银行进行监管或托管,但随着酷骑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等二三线共享单车相继曝出押金难退,共享单车企业此前所称的资金监管已经被打了无数问号。

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自诞生起便成为众矢之的。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押金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但从没有哪个行业能汇集到如此巨大的金额。

摩拜同时在随后的公告中称,自成立以来,摩拜单车始终把保障用户押金安全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并确保用户可随时退押金。摩拜同时宣称:“对于网络上出现的恶意诋毁和造谣,摩拜单车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12月1日,《华夏时报》记者多次拨打招商银行总行相关人士的手机和座机,均无人接听,发出的短信也没有收到回复。除此之外,中信银行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称要与总部协调,截至记者发稿,还没有收到来自中信银行方面的相关回复。

针对摩拜和ofo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涉资高达60亿元的消息,11月30日,摩拜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是彻头彻尾的造谣。

被称为最好骑的小蓝单车,目前已经由拜客出行代为运营。其原副总裁胡宇沸曾对外表示,用户押金一部分用于退还用户,另一部分进入运营资金。除此之外,小鸣单车此前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存放用户押金的账户,也已经被银行方证实为一般存款账户。

摩拜和ofo曝出挪用用户资金的传闻,正值行业大洗牌的寒冬之际。多地曝出的共享单车“坟场”已经说明了这个行业的饱和。而单车制造企业也感受到了共享单车行业的寒冬。

但值得注意的是,摩拜CEO王晓峰曾在今年3月接受财经评论家叶檀的访问。他当时曾详细解释了摩拜为何收取299元押金,以及如何快速退还用户押金。但在被反复问及近30亿元的押金去哪儿时,他始终未能做出正面回应。

投资了ofo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已经多次提出过两家合并的观点。今年9月他在某论坛中称:“虽然ofo与摩拜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他同时表示,谁合并谁对资本来说并不重要。而消息还称,在11月22日腾讯举办的某创业营上,朱啸虎又一次提出摩拜和ofo“必须合并”。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据悉当时也在场。

共享单车押金之火已经波及到原本置身行业寒冬事外的摩拜和ofo。

(原标题:摩拜ofo银行多方沉默:回避押金挪用是否托管引质疑)

他同时认为,共享单车收取的押金量大面广、集腋成裘、积沙成塔,确实会有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所以要创新押金监管制度。“我认为要建立第三方存管制度,由银行把这笔资金看管好。押金的本意是防范消费者的道德风险,但押金交给出租企业管理,出租方就又有道德风险了。”刘俊海说。

但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共享单车目前的回应都集中在随时、顺利“退押金”上,但对于用户的押金是否被挪用却没有提及。而截至发稿,《华夏时报》记者关于两家企业用户押金是否处于监管或托管当中的提问,还没有收到回复。

对于用户的押金,政府相关部门已经出台了指导意见。

事实上,摩拜和ofo此前都曾宣布对自己的押金进行了监管。

事实上,摩拜单车公关部的相关负责人曾在去年9月回应押金质疑时称,摩拜从财务角度出发,对这笔资金也会进行一些较为稳妥的操作,比如购买一些风险较低的理财产品,并称这样做的目的纯粹是为了保值考虑,并非是为了盈利。

天津富士达集团乐骑科技有限公司CEO孙昊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冬季的订单本来就少,而共享单车本身不管从车辆投放还是用户使用也有所饱和。

自行车企称年底减速是必然

11月30日有消息称,根据内部人士爆料,因市场扩张成本高企,摩拜和ofo小黄车两家单车企业资金告紧,已经开始挪用用户押金填补缺口,挪用总金额高达60亿元,而自行车厂等供应商的付款也均已暂停。

有观点认为,摩拜和ofo的合并是高概率事件,春节前后或许就会出现合并的消息。但就在挪用资金传闻爆发的前一天,王晓峰对合并传闻表态,“不觉得有任何合并的可能”。

共享单车行业已经遭遇冷意。车辆投放拼不过摩拜和ofo、资金也拼不过摩拜和ofo的众多二三线共享单车相继倒下,而拿到行业最多融资的摩拜和ofo,最终命运走向更引人关注。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