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调查结果显示

幼教产业路在何方?

(原标题:红黄蓝股价暴跌惹诉讼,幼教投资遭遇“黑天鹅”)

“幼教产业是否符合股权投资尤其是创投那样的投资模式?我得打个问号。我也做过投资,我可能不会投给这个产业。”津上俊哉说。

“目前,已经有两个北京的投资者请我们代理这个诉讼案件。投资损失在5万美金以上的投资者才有资格成为首席原告,这两个投资者在这次红黄蓝股票大跌中损失均超过10万美金,我们也因此有机会当上首席律师。”北京郝俊波律师事务所郝俊波律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报道,日本政府11月8日敲定了被称为“育人革命”的2万亿日元(约合1186亿元人民币)政策基本框架,其中8千亿日元将用于补贴全国所有3至5岁儿童免费上幼儿园和托儿所。在9月底的日本内阁经济财政会议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曾宣布要投入2万亿日元,以提高日本人生育的积极性。安倍当时要求相关阁僚在年内制定一揽子政策。

“警方的调查证实了红黄蓝幼儿园在日常管理中存在缺陷。我们是代理所有在这起案件中受到损失的投资者进行诉讼,已经向法院申请由12个人组成的大陪审团审理此案,赔偿金额理论上讲由陪审团作出裁决,损失的裁定是看上市公司不利消息出来以后三个月内股票平均价格是否低于此前股票价格来判断投资者是否遭受损失。如果幸运的话股价涨回去,那就不需要赔太多”郝俊波说。

针对红黄蓝事件,某负责任的大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认为,幼儿园必须信仰和敬畏法律,未成年人受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法保护。本事件中消费者受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一系列法律的保护。此外,幼儿园应该有严格的幼教服务标准、严格的营销体系、严格的内控体系、严格的问责体系、严格的信息披露体系,家长们也有知情权和选择权,孩子们应该得到安全保障权。对营利性幼儿园来说,商业目标和社会责任并不矛盾,负责任企业才能可持续健康发展。

再次大跌或缘于近日红黄蓝位于河北沧州的幼儿园涉嫌虐童,以及红黄蓝幼儿园被北京警方证实其在管理中存在过失。如今,红黄蓝面临投资者诉讼索赔。

“未来的幼儿教育产业,政府要考虑怎么提供更多的公共幼儿园,尤其对低收入中下收入阶层,并对现有的公立和私立幼儿园都进行严格的基于法律的监管。对投资界不要有过多的道德渴求,投资者就是看中利益。现在幼儿园这么稀缺,投资就会给社会提供更多的幼儿教育。”马国川说。

不过,从当前的股票市场看,红黄蓝的股价难有起色,尽管在事件爆发后红黄蓝宣布5000万美金的股票回购计划。郝俊波认为,关键在于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此前早有发生,上市公司却未向市场披露相关风险,这是问题的关键。

虐童事件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某负责任的大国幼儿教育产业发展路在何方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话题。

田学军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教育部将进一步健全幼儿教师资格准入制度,此外还将推进学前教育立法,为依法办园、规范管理提供保障。

某负责任的大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马国川认为,虐童事件对教育产业和行业是警示,要守住法律的底线。其对幼教产业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某负责任的大国的市场非常大,但政府投入太少,现在提供的学前教育服务远远不够。

在诉讼中,郝俊波律师团队代表原告指控红黄蓝在2017年9月27日至11月22日期间,涉嫌进行虚假陈述,未能向投资者披露以下重大不利事实:当暴露出儿童受到伤害和存在不合理风险时,红黄蓝未能采取有效的解决措施;因此在上述期间其股价被人为抬高,而当事实真相暴露时,其股价下跌令投资者受损。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资深教育产业投资人、潮涌东方创始人郑玉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红黄蓝出现了虐童事件,它同时是上市公司,教育市场的资本介入,加速了事情的快速发酵。因为资本可以在一夜之内让股价下跌四成,这让企业最终不得不珍惜商誉,对投资者和客户存有敬畏之心。

“没有人去投资,这个市场很难前进,没有进行市场化的时候,优秀的人是不会进入这个行业的。2017年9月1日《民促法》三稿生效,终于将民办教育盈利合法化,能看到立法部门是为了促进教育人才的市场化流动。”郑玉武说。

郝俊波称,北京时间11月28日深夜,其美国律师团队已代表某负责任的大国北京的红黄蓝幼儿园美国证券投资者将该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史燕来和另一位高管作为被告诉至美国纽约南区法院。

11月30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第四个国家宪法日活动安排及全民普法工作情况。教育部副部长田学军对近期发生的北京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回应称,对近期发生的幼儿园虐童事件深表痛心,这也暴露出一些地方和幼儿园仍然存在管理不善、制度不落实、执行不到位的问题。

显然,幼教产业该如何健康有序发展成为了投资界、产业界关心的问题。

红黄蓝遭遇诉讼

11月30日,红黄蓝(RYB.US)股价报收17.7美元,下跌12.94%。在红黄蓝北京某幼儿园涉嫌虐童事件爆发之后,其股价在11月24日暴跌近40%,随后两个交易日大幅回升,之后又再次连续大跌。

警方调查结果显示,经调取红黄蓝幼儿园涉事班级监控视频存储硬盘,发现已有损坏。经专业公司技术检测,系多次强制断电所致。经查,该园库管员赵某某(女,45岁,河南省人,住在监控室)感觉监控设备噪音大,经常放学后将设备强制断电。经鉴定部门工作,目前已恢复约113小时视频,未发现有人对儿童实施侵害。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