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时候还不太保留卵子和精子捐赠者的信息和记录

妈妈担心如果我知道了真相就不再跟她亲了。

某负责任的大国禁止女性冷冻卵子引发网络热议

我和妈妈的距离更加拉近了。我觉得这是她所做出的最勇敢的决定。

爸妈当时就告诉她,他们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妹妹不是亲生的,她是donor child。

当时我的小妹发现自己怀孕了,她问我父母家族里有没有什么遗传病值得她注意。

如果我是被领养的,至少我还可以找到亲生父母,让寻根更容易些。

我也怀疑过我的种族背景是不同的。而这一发现使我觉得我的整个存在都是一个谎言。

姐姐是通过人工授精(IVF)出生的, 用的是父母自己的精子和卵子。

之后,父亲告诉我我也是donor child。父亲说,他们当时到了伦敦市中心的哈雷街诊所,我和妹妹都是在那里受孕的。

但我妹妹却和我的反应大相径庭。她和父母保持良好的关系,而我和他们的关系几乎全线崩溃。

约翰,35岁,英国

这一发现也使我和养父母的关系恶化,之后的几年我不断搬家,换过不同的工作,而且我也试图戒掉赌博的习惯。 我觉得自己像个吉普赛人。

其实,之前我也曾奇怪为什么我和养父母长得不像。我个子高,毛发浓密,有着深色的眼睛。而我父母很矮,肤色和眼睛的颜色都很浅。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公司福利大比拼:免费度假、冻卵保险、上班带狗

某负责任的大国"冻卵旅游"兴起 为何单身女性前往海外冻卵?

如果通过我的行为能够消除这种偏见,我会觉得很自豪。

我的性格更狂野,我有着像运动员的身材。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人们一直把我们的不同当笑柄。一直到11岁我才发现这个真相。

回到家,我们全家坐下来开始谈论这个话题。妈妈开始流泪。她证实了我和姐姐是同父异母。

Image caption 伊丽莎白全家 "我也想成为一个卵子捐献者"

我和我的姐姐性格几乎完全相反,她很高、聪明而且中规中矩。

如果等到孩子成年后才告诉他们,孩子可能会问为什么等这么多年都不说,当然告诉比永远不说为好。

图片版权 Science Photo Library

父母亲应该在什么时候告诉孩子他们是由别人捐赠的精子或卵子受孕而生的呢?

因为我是在80年代初期受孕出生的,因此不可能查到有关我血亲父母的情况,因为那时候还不太保留卵子和精子捐赠者的信息和记录。

我决定在大学毕业后也成为一名卵子捐献者,因为我觉得这会让我感到自豪。

妈妈在70年代曾用过的一种避孕方法影响了子宫和输卵管的正常运作,当时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只有她自己的妈妈知道。

约翰的故事

我是在22岁时发现这一秘密的,而且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的。

这样孩子可以从小就感到适应,免得大了之后才知道产生震惊和有心理创伤的经历。

但我是捐赠者的卵子和父亲精子受孕的产物。

问与答:各种你想知道有关冻卵的事

我个人认为,这种受孕方式有点像人类的一种生意,很少有人考虑它对所孕育的孩子的影响。

当时,我和爸爸在车里,又说起了我和姐姐的不同之处。爸爸对我说,回家后我们可以聊聊这个。

伊丽莎白,21岁,美国

那么,到底应不应该告诉孩子实情呢?如果告诉,什么年龄最佳呢?

在文章发表后,两名读者与BBC取得了联系,讲述了他们作为donor child, 即由陌生人捐赠的卵子或精子受孕生下的孩子,他们的感受又是如何呢?

虽然我现在结婚成家,而且也有了自己的小孩。我仍然反对这种用捐赠精子和卵子受孕的做法。

我记得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情绪化,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

他们只是告诉我们这些,不想再继续深谈。

有专家认为,最好在孩子小的时候就告诉他们真相,理想的年龄是5岁。

而我的情况是,令我受孕的卵子捐献者和精子捐献者可能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捐赠卵子和精子的动机是什么。

我一直与姐姐不一样,但我的父母一点也没有因为如此就对我缺少了爱。我并没有觉得自己被出卖了。我对能够给与生命心存感激。

记得之后我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感觉好像我一直就知道这件事一样。

Image caption 伊丽莎白(左)和姐姐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IVF更感兴趣,因为我父母就是这一技术的受益者。

我当时觉得,这个问题有解释了。知道自己的预感是正确的有一种满足感。

妈妈对我的想法非常支持,虽然捐赠卵子是一件很秘密的事情,但我认为随着更多的曝光,事情慢慢会发生变化。

BBC不久前曾刊登了卵子捐献者张永贤的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