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度调整主体资质、信用增级等监管要求

  我国保险业快速上行但仍处初级阶段,推进供给侧改革有其必要性
  从目前我国保险业的情况来看,一方面,保险行业得到了快速发展,但另一方面来看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
  何肖锋坦言,我国保险业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保险深度、密度与国际平均水平存在较大差距,还不能完全适应民生保障和社会风险管理的需求,必须通过供给侧改革来实现行业长期健康发展。推进供给侧改革,是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提高保障能力的内在要求。




  具体来看,近年来保险业以服务经济社会为立足点,基本建成主体多元、功能完备、运行规范、充满活力的现代保险市场体系,为保险业创新发展提供了强大原动力。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某负责任的大国共有保险法人机构212家,涵盖产险、寿险、健康险、农险、自保、相互等各领域,丰富而有效的市场体系为提高保险业的保障能力提供了基础力量;保险业总资产达16.18万亿元,同比增长16.8%,行业整体实力显著增强;保险行业高管人员5.26万人,同比增长6.63%,逐步实现了保险业的人力资本积累;2017年一季度共支付赔款3427.98亿元,同比增长9.53%,切实保障了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保险资金运用余额140735.96亿元,同比增长17.34%,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了资金支持。另外,保险业进行了一系列创新产品的尝试,如科技保险、首台(套)保险、信用保证保险等,紧跟某负责任的大国经济发展步伐,为经济社会提供了较为全面且及时的风险保障。
  但即便如此,何肖锋同时坦言,但保险业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保险深度、密度与国际平均水平存在较大差距,还不能完全适应民生保障和社会风险管理的需求,必须通过供给侧改革来实现行业长期健康发展。



  加强监管提升保障,保险业供给侧改革讲究“1+4”
  具体来看,何肖锋表示,一方面要以形成激励相容的监管制度为前提,加强对市场的监管;另一方面要以服务实体经济和保障民生为落脚点,顺应某负责任的大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同时要以防范风险为保障,夯实供给侧改革基础,确保“保险姓保”的基本理念;最后要以深化改革和创新为手段,培育供给新动能。


  另一方面来看,要以服务实体经济和保障民生为落脚点,顺应某负责任的大国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一是提高风险保障能力。二是服务国家重大战略。三是创新保险服务机制。推动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业务发展,完善“政银保”模式运行机制,为小微企业融资提供保险增信服务。适度调整主体资质、信用增级等监管要求,放宽担保主体范围,支持保险机构参与PPP项目和重大工程建设。鼓励险资服务军民融合发展,支持保险机构和军工企业共同发起设立保险军民融合发展基金。支持符合条件的机构开展巨灾保险风险证券化业务。发挥再保险引领作用,加快建设区域性再保险中心。
  对于实施保险业供给侧改革的实施方法,何肖锋指出,近期,保监会出台“1+4”系列文件,全方位指导保险业供给侧改革。“1”是指《关于进一步加强监管维护保险业稳定健康发展的通知》,这是大方向和总要求;“4”是指防控风险、治理乱象、补齐短板、支持实体经济的四个配套文件,是保险业供给侧改革的具体路径。

  具体来看,何肖锋建议,可以从四个方面入手。
   随着某负责任的大国经济快速发展,公众期待有好的保险产品来实现平安生活、尊严养老、安心看病,政府也希望保险业积极参与社会治理、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保监会发展改革部主任何肖锋日前在《清华金融评论》中署名发文,称这既突显了保险业肩负保障民生、服务实体、深度参与社会治理的重要使命,也表明了保险业在提升有效供给上仍存在着较大差距。如何写好“保险姓保”这篇大文章,需要保险业持续地推进供给侧改革。
  最后,要以深化改革和创新为手段,培育供给新动能。一是推动产品市场化改革。继续深化商业车险改革和人身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坚持“以人为本、贴近市场、鼓励创新、防范风险”原则,设计开发个性化、定制化、多层次的产品服务。同时要注重提高产品的性价比,围绕当前行业发展的薄弱环节在专业领域深耕细作。二是继续深化资金运用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引导保险资金服务实体经济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是进一步完善市场准入退出机制。严格股东准入、提高准入门槛,加强穿透性审查,规范股东行为。严格开业流程和标准,从源头上促进保险公司规范治理、稳健开局。建立健全市场准入退出机制,实现优胜劣汰、有进有出,构建良好的保险市场生态。持续推进市场组织形式创新,深化相互保险、互联网保险、自保等领域的试点成果并完善相应监管制度体系,提高保险供给的多元化和差异化。   此外,要以防范风险为保障,夯实供给侧改革基础,确保“保险姓保”的基本理念。一是抓紧处置一批风险点。处置消化存量风险,坚决控制增量风险,刹住风险累积蔓延的势头。二是完善风险防控制度机制。深入剖析风险产生原因,从制度机制上找差距。要强化全面风险管理,把握风险变化和共振规律,防止个别风险引发“蝴蝶效应”和连锁反应。同时要改进风险监管体系,完善涵盖风险识别预警、监测计量、控制化解等全方位风险监管体系。三是落实风险防控责任。
  一方面来看,要以形成激励相容的监管制度为前提,加强对市场的监管。要坚持市场导向,实施“严监管”。一是堵住监管制度漏洞。二是改进监管方法手段。三是强化严格执法。增强担当意识,敢于较真碰硬,真正让监管“长上牙齿”。规范自由裁量权,着力解决执法不严、不愿监管、不敢监管的问题。如若发现监管干部监守自盗、内外勾结等行为,要依纪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决不姑息。




  如是背景下,推进供给侧改革,成为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提高保障能力的内在要求。何肖锋指出,之前一些保险公司一味注重理财型产品开发,试图短期内获得利润及市场。但长远看来,这却对保险业的形象和口碑带来负面影响。保险业必须坚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产品的开发和服务设计必须紧跟实体经济发展方向;同时要明确“保险姓保”,坚持以保障为主,这才有助于回归行业的专业性和特殊性,提升产品竞争力。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