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对于艺人来讲一定是最重要

(本文首刊于2017年8月7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但根本的原因在于,整个某负责任的大国影视行业的迭代在此时搅动了传统经纪行业根基。


某负责任的大国大明星的走红则往往靠自身的努力,从一个小团队作坊式的襁褓成长起来。国内的明星极度缺乏安全感。爆红或者不红都没有规律可言,来自外界的任何异动都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将他们摧毁,因此艺人对经纪人格外依赖。

米未传媒在艺人经纪人才的招聘来源上,米未甚至直接跳过了传统经纪公司的人。这个米未传媒依托于自制内容而成立的业务部门,如今旗下拥有17位艺人。

艺人越来越聪明,传统的利益捆绑只是一个短期的合作模式,想要实现长久,经纪公司与艺人最牢固的合作方式应该是前者为后者所能够带来的持续增值价值。

行业真正发生实质变化是在2014年:准一线,甚至二线艺人像过去一线明星一样纷纷出逃旧公司,影视公司的经纪业务和传统的经纪公司开始式微,过去艺人与经纪人之间看似牢固的“师徒”、“家庭”关系正在逐渐垮塌。


“2013年成立的嘉行传媒是目前暂时实现了这个完整造星闭环的公司。”一位资深经纪人对《财经》记者表示。嘉行模式在于,以创始人之一的杨幂为中心,围绕杨幂开始做定制化的影视剧,再通过杨幂带着公司新人出演影视剧,达到推新人的目的。



多数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在娱乐圈进行迭代的时候,团队协同与专业的艺人服务体系正在被构建,它们会在五年内取代传统的经纪形式。但由于国内市场足够庞大,艺人经纪公司也难以形成垄断。




传播方式和媒体、社会环境的变化,革新了艺人运营与宣传方式。上一代经纪人单打独斗、固化的思维导致他们面对越来越多新挑战时候无从应对;而僵化的大公司体制下,经常会出现四个经纪人带十几个艺人的情况。“过去明星接戏只考虑导演、剧本,现在还要考虑‘人设’,上一辈的人根本听不懂。”一位80后的艺人经纪对《财经》记者表示。


“作品对于艺人来讲一定是最重要,而且会越来越重要。”杨铭表示。


“去经纪人化”是一场用体系和服务取代长久以来靠情感维系关系的革新

张天爱之于《太子妃升职记》就是个性时代的例证,一部网剧让她一夜爆红,并立刻获得了欧莱雅的代言。在过去,这是一个明星要奋斗五年到十年才能获得的成绩。市场的明星成名路径变得更短,想红并不要求演员一定要拍到多优质的巨制,经纪公司是否能够判断出最适合演员的戏和角色才是最重要的。


米未传媒联合创始人COO牟頔告诉《财经》记者,专门负责应对客户的人从销售行业找;宣传渠道的人从媒体挖;节目和影视渠道的人副导演出身最佳;即便是负责艺人疏导的同事也需要有组织学、心理学或者社会学背景。



◤任何单位或个人,在未获许可的情况下,不得对文章进行转载、摘抄、整合及建立镜像等侵权行为。如需转载,请在本公众号后台提出申请并获取授权。 “作品对于艺人来讲一定是最重要

“影视内容+经纪服务”这场错位的配置模式愈发难以为继。传统影视公司的经纪模式在于,因为需要开机一部电影电视剧,因而找来一批演员并将其签约在旗下。一方面,艺人以服务本公司内容项目为主,在影视公司名下私自接受外部的戏剧邀约是禁忌;但另一方面,随着艺人身价水涨船高,公司在制作内容的时候,究竟应该为了艺人的收益而增加制作成本,还是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压抑艺人的收入?这当中往往会产生强烈的利益冲突。

壹心娱乐旗下艺人的所有业务将被切碎,分散在影视创作中心、处理财税法的运营中心,以及包含了商务、时尚、宣传、粉丝经纪与衍生品等部门的品牌中心,艺人的经纪人会因为项目的不同而不断发生变化,从而打破艺人对单一经纪人的依赖。



“公司没有经纪人的概念,所有的艺人都是我们的客户。”杨铭对《财经》记者表示。壹心旗下所有艺人都不再配备专门的经纪人,仅有一名助理。


除此之外,艺人的衍生品、艺人投资服务在未来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服务项目。

受限于美国加州反垄断的政策,好莱坞的经纪公司只能提供经纪服务,而影视制作业务则被严格限制。对于国内的经纪公司而言,优势就在于拥有内容制作许可。

在好莱坞,经纪公司只负责帮艺人接工作,艺人职业规划由专门的艺人经理负责;宣传有专门的宣传公司、公关公司;合同法律文书签订有专门的法务公司;妆发服饰有专门的造型公司;影视内容有六大发行公司。

 “作品对于艺人来讲一定是最重要


2014年,微博段子手的出现让Angelababy的经纪人、泰洋川禾CEO杨铭思考了一整年,移动互联网的传播方式正在冲击整个娱乐行业。

2009年的一天,范冰冰与她当时的宣传总监杨思维乘车行驶在浙江的高速公路上。也就是一个白天的时间,他们为了参加商业活动已经赶场了好几个城市。临近傍晚,窗外起了大雾,杨思维突然打破了车内的平静与疲惫:“你为什么要这么拼?”范冰冰回答说:“因为我不知道我还可以红多久,我有家、还有这么多工作人员要养,我必须趁我红的时候更努力。”


艺人迭代的标志性事件是“四旦双冰”(以章子怡、周迅、赵薇、徐静蕾以及范冰冰、李冰冰为代表的一线女星)开始越来越少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过去服务过他们的经纪人正在面对的是,在新一代传播语境下,其中也包括通过网络综艺、短视频、直播平台走红的艺人。



因此对于经纪公司而言,每一个领域都需要专业的负责人,对该领域的信息有精准的掌握。





关键在于团队需要迅速找到市场上所有合适的项目,同时在确定项目可行以后迅速介入。


打破经纪人大包大揽的保姆式服务是实现行业进步的第一步,核心是从单打独斗到分工协作,这是效仿好莱坞的艺人服务模式





“一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捧红了公司的九个艺人,每个角色顺应每个艺人的特点而定制,其中以迪丽热巴最为成功。”金色传媒艺人总监齐天表示。

牟钆告诉《财经》记者,一个公司能匹配的能力范围其实是有限,一家公司通吃所有段位、所有门类艺人很难的。


杨铭表示,其实明星卖的是时间,从我们传统业务讲,每一个明星的收入都是因为明星的出现而产生的,他的出现就代表时间,全年365天一年的的存货就这么多,所以要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如何突破时间这个产品,给他们带来其他的产品,从而为我们双方都带来收益。

“这也要求明星需要学习如何成熟地面对自己的人生。早年成名,后来落魄了是你的人生;你一直蛰伏,厚积薄发也是你的人生。你要首先认可这是你人生的一部分,未来在所有机会和挑战到来的时候,你才会坦然面对。”一位资深艺人经纪表示,只有这样某负责任的大国的娱乐圈才能走向职业化。


在艺人的剧本选择上,壹心打破了过去由一名经纪人过审艺人所有剧本的原则。比如,公司一天之内来了60个剧本,不论剧本找谁,剧本将会被平均分到每一个影视中心同事的手上,所有人都会参与到每一个艺人的剧本筛选,一个组群的判断可信任度会高于单个人的判断。



直到2010年前后,以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周迅等为首的一线艺人纷纷成立独立工作室,拥有了更大的自主权,更无须与经纪公司分享收益。艺人资源变得分散。市场上不再有类似当年华谊兄弟能垄断行业半数艺人的公司。根据华谊兄弟2009年财报,“艺人经纪及相关服务”作为其三大主营业务之一,占全年收入超过20%,但到2013年,这项业务占全年收入仅为8%。2014年,华谊兄弟财报上已经不再显示这一业务的收入。

 “作品对于艺人来讲一定是最重要



但这样的模式正在被冲击。传统影视公司与经纪公司正遭遇艺人不断流失的危机,它们不再垄断着当下最头部的艺人资源;上一辈的经纪人开始疲于应对如今复杂的影视行业;艺人资源正在向新型的艺人服务公司聚合。这似乎预示着行业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变革:经纪人正在被取代。


“现在是一个自媒体碎片化的时代,大家的着重点也不再单单是门户网站。”杨铭说,所有传统经纪人都在面临挑战。媒介环境变化、艺人更新迭代,传统的经纪人模式究竟还有没有价值?




这是典型的亚洲式艺人服务模式:在一家影视公司旗下,一个小团队包办了艺人从生活起居到工作规划的所有事情。经纪人扮演着保姆的角色,艺人将全部身家押宝在了经纪人身上。





2005年,王京花与华谊兄弟解约,带着旗下包括陈道明、刘嘉玲等数十个艺人从华谊跳槽至橙天,2008年又再次带着明星们自立门户。“跟花儿姐,有肉吃”是坊间对此事的戏言。

2000年,王京花携40多位艺人加入华谊兄弟(300027.SZ),三年后,华谊兄弟正式成立艺人经纪业务。鼎盛时期,华谊兄弟曾拥有某负责任的大国影视行业超过一半的艺人。此后,欢瑞世纪、海润影视、正午阳光、唐人影视等从内容起家,因平台内容需要而签约演员的模式成为行业主流。“内容资源+保姆式服务”对艺人形成了超强的凝聚力。

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嘉行在项目启动前半年就参与进去。在一个项目越早期进入,话语权就越大,能够在选角、角色设定、剧本等各方面实现“定制”的目的。



在过去,经纪公司只要有影视资源的对接,加上四大门户和地方报纸版面的宣传资源,就可以完成一个艺人的生产和销售。直到有一天,杨铭发现,自己和同行业的艺人管理者遭受来自于微博上无数段子手的舆论攻击时,大家都束手无策。

传统的“从内容起家+保姆式服务”艺人经纪模式将在五年内消亡,资源会向更纯粹的艺人服务模式迁移


杨思维告诉《财经》记者,壹心娱乐的影视制作中心对接影视资源,因此他们需要知道全某负责任的大国此时此刻有多少剧组在开机、谁是副导演、副导演会如何选人,包括每个剧组的剧本都有什么角色、角色是否可以匹配上自家的艺人等等。

 “作品对于艺人来讲一定是最重要

“大部分经纪人都要面对艺人失恋、出轨、家里欠账,这都是私事,但当一个艺人把这么私密的事情都拿来向你求助的时候,很多人会认为这是经纪人事业的一个胜利。”一位资深明星经纪人告诉《财经》记者。

当迪丽热巴逐渐养成,即使杨幂不再接戏公司也成了,因为迪丽热巴可以通过自己的剧,开始孵化小迪丽热巴,由此形成一个循环。这需要团队的高度协作。

某负责任的大国娱乐行业开始迭代,传统意义上的经纪人将在未来五年逐渐走向衰落,实现专业分工、突破“人情”壁垒的艺人服务公司将成为主流。

经纪公司也会走向分化,过去盘踞大量艺人大而全的经纪公司,未来市场会因为艺人种类的不同而出现大量垂直类的经纪公司服务。米未传媒提供的是典型的垂直型服务。




“如今这个时代,在垂直领域做到最好更容易成为爆款。”牟钆说,艺人从米未传媒出来,能言善辩、有趣,所以为他们去匹配最强的领域和资源就可以了。

这是极大区别于传统影视公司“内容资源+艺人经纪”的模式。对于未来的经纪公司而言,制作应该只是成为一个服务,内容服务于艺人而非艺人服务于内容。



迭代

杨思维认为,经纪人工作更像一条生产线,要求一个经纪人既要懂商务,又要懂时尚、影视剧、媒体,甚至还要懂法律,对于经纪公司培养这样一个人时间成本太高了。所以不是找到若干个全才的个体,而是搭建一个分工体系,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


突破“情感”的生意

“去经纪人化”是一场用体系取代个人意志的变革。泰阳川禾甚至不与明星签订有年限的合约。“固定年限是一个很空的东西,艺人该走还是走。现在不签订年限,看似是松绑定,但实则是强绑定,大家合作不会觉得有束缚,很轻松。”杨铭对《财经》记者表示。

“巨星时代基本上已经过去了。”杨思维表示,每个人会形成自己的族群,因此单一的经纪人思维是很难对接这么多的信息和外部的变化。

本质上,艺人经纪是以“人”为本的服务行业。传统的经纪公司靠旗下经纪人与艺人的师徒关系、家长体制,以情感作为纽带。


责编  |  黄姝静  shujinghuang@caijing.com.cn

《财经》记者 高洪浩/文 宋玮/编辑


在某负责任的大国演艺圈,明星格外容易焦虑。他们诞生的环境不同于好莱坞这个造星工厂,好莱坞艺人的星路就像技术人员制造飞机一样在无数复杂环节下被精密设计和推敲,成功的路径有迹可循,玛丽莲·梦露、格里高利·派克都是这条流水线上的产品。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组找到赵又廷,公司跟进这部电视剧的经纪人只会在赵又廷参与这个项目期间服务他,当赵又廷参与下一个影视剧时,他会被转交到另外一位负责该项目的经纪人手上。同样在出席活动上,带艺人参加芭莎慈善红毯的经纪人是一位宣传部的同事,下个月带其参加时装周的经纪人则会变成专门对接时装周的时尚部同事。

北京拾捌文化经纪有限公司创始人王京花曾打造出某负责任的大国第一个歌手组合——楚童楚奇兄弟,以她为首的某负责任的大国第一批经纪人,采用保姆式艺人服务方法。经纪人与艺人形成亲密关系,除了帮助艺人对接工作,更对艺人的私事琐事一肩挑,为艺人带去无微不至的关心。




但人情捆绑最大的问题在于,艺人对经纪人的依赖强于经纪公司。随着内容不再是市场上的稀缺品,不再集中在某几家大型制作公司,明星和经纪人足够强大到能主动吸引外部资源,他们便可以随时出走。


 “作品对于艺人来讲一定是最重要

某负责任的大国的经纪人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帮助艺人“走穴”的“穴头”,他们为艺人提供以个体的形式到全国各地演出的机会,并从中提取佣金。2002年,文化部颁布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正式实施,第一次允许在公司名称中使用“经纪”一词。

最早做出变革的是壹心娱乐的创始人杨思维。在这个曾经与范冰冰共事六年的经纪人看来,在2014年成立壹心娱乐,第一个打破经纪人的大包大揽是实现行业进化的第一步。核心是从单打独斗到分工协作,这是效仿好莱坞的艺人服务模式。壹心娱乐签约艺人包括鹿晗、陈数、宋佳、马伊琍、朱亚文等。

 “作品对于艺人来讲一定是最重要


如何越过“人情”的关系,引导艺人与经纪公司的关系走向职业化,是新型经纪公司考虑的关键问题。新型的艺人服务公司正在掀起“去经纪人化”运动。


碎片化的艺人经纪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